古山村环境的意境美

鲁迅先生在《社戏》中有一段对乡村民居建筑的描述,“最惹眼的屹立在庄外临河空地上的一座戏台,模糊在远处的月夜中,和空间分不出界限,我疑心画上见过的仙境,就在这里出现了”,这就是民居建筑环境景观通过情理化所构成的意境美,是由真实形象的美所激起的联想和感受。意境美可以说是川底下村落建筑环境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当人们漫步在川底下村落环境时之所以会产生流连忘返的感觉,主要是因为被那洒脱的生活气息,动人的民间风情,宜人的空间,亲切的邻里气氛所感染,“情与景会,景与象通”、“触景生情”由直观的景象的物境步入了真挚质朴的意境。

1.生动和谐的生活环境美

●梯田羊群菊花 山地合院人家

自然景色就象一块未经雕凿的璞玉,村落建筑的渗入,装扮、点缀了自然景象,增加了环境的人为气氛;层层梯田、红柿野枣、芍药黄菊、羊群蜜蜂又为川底下村落环境带来了几分乡土的淳朴气息和浓郁的芳香。“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群山绿树之中,镶嵌着的民居合院建筑,构成了川底下自然环境景观的整体形象,使自然景象之美,具有了人文的艺术气质,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共同构成川底下古山村环境艺术形象之特色。

蓝天、白云下,羊群在层层梯田与山花野草之间出没,一幅如此美丽动人的画面,虽然没有“风吹草地见牛羊”的草原景色,但却别有一番山野之情趣,充满了浓郁的山村生活气息。

●环境祥和宁静 生活朴实和谐

川底下古山村环境艺术的审美价值,还表现在环境与人们生活的联系上。当我们走进这个山村,映入我们眼帘的建筑及其所依托的自然环境,以其具体的形象激发了人们的美感;同时,超越这种形象之外,它还可以使人联想到居住在这个环境中的人以及他们的各种生活形态。朱光潜先生在他的《西方美学史》中,曾把车尔尼雪夫斯基对美的定义概括为三个命题: (1)“美是生活”;(2)“任何事物,凡是我们在那里看得见依照我们理解应当如此生活的,那就是美”;(3) “任何东西,凡是显示出生活或使我们想起生活的,那就是美的”。我们说,没有哪一种东西能够像民居环境那样与人的生活保持着如此密切和直接的联系。


羊群


看一下村落环境中古朴素雅的建筑,质朴粗犷的墙垣,蜿蜒曲折的古巷道以及那院落中的棚架、柴房、蜂房,屋檐下的谷穗、红椒等等,不难使我们联想起川底下村民日出而作、日没而归的生活画面。


合院人家


浓郁的生活气息


2.超生脱俗、返朴归真的意境美

●借自然之灵气 寓美好之心愿

川底下村具有的风水格局,一方面反映了川底下前人对自然的日照、通风、采暖、给水、排水等居住环境要素充满理性的观察与思考,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建村者借景抒情、借物言志的美好心愿,“上卧虎下藏龙,前金蝉右笔锋,后有佛影照山村,穴前聚水财运通。”

川底下建村者巧用群山的形象特征,构建了“金蟾望月”、 “蝙蝠献福”、 “威虎镇山”、“神龟啸天”、“神笔育人”等独特的村落景观,加上颇具特色的民间传说,更进一步丰富了古山村的环境意趣。如对村落的选址,相传村中曾有一位有一定威望的族长请了一位看“风水”的高手,设置了村落与民宅,所以全村从总体上看,四面环山,有如在自然的盆形山中放置着一个“金元宝”,上有龙头抵水柱,下有门插岭存财,后有龙虎靠山,外有笔锋高耸,更有笔架相应,所以全村广出文人秀士。丰富多彩的山水景观和民间传说,激励和鼓舞了川底下人,重耕读、重修身的传统美徳流传至今。


寓意深刻的自然景观


简洁明快的窗饰

建筑装饰艺术是川底下村民抒发和表达自己的理想、心愿、信仰等的又一重要载体。川底下民居的门墩石、墙脚石、戗檐砖等处处镶嵌着诸如砖雕、石雕、木雕和壁画等装饰艺术,其风格大都简洁明快、质朴,技巧嫺熟,图案丰富,雕琢精美,如有“喜鹊登门”、“福禄祯祥”、“富贵东壁图书府,有余西院翰墨林”,其构思之巧妙,寓意之深刻可以说是村民当时社会生活、村民信仰、民俗民风及川底下村民审美情趣的集中体现,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清风明月无价 近水远山有情

梁实秋在《雅舍》一文有一段精彩的描写,如果用其形容川底下月夜之意境,是再恰当不过了。“‘雅舍’最宜月夜——地势较高,得月较先。看山头吐月,红盘乍涌,一霎间,清光四射,天空皎洁,四野无声,微闻犬吠,坐客无不悄然,舍前有两株梨树,等到月升中天,清光从树间筛洒而下,地上阴影斑斓,此时尤为幽绝。”

“美以爱来完成一切细小的事情,并在生活中点燃起充满希望的光辉”。置身川底下,会令我们重新发现长期在都市生活中失却了的情和爱,强烈地感受到川底下村民对美的创造、构想和胸怀。随着岁月的更替,今日的川底下村已经失去了音日的辉煌,然而由川底下人用勤劳的双手创造,凝聚着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的村落环境艺术,必将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更加绚丽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