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曲校

2015-10-15 10:32:27 摘自:《北方曲校——培养曲艺人才的摇篮》

北方曲校举行汇报演出

北方曲校举行汇报演出

作为中国北方曲艺学校(简称北方曲校)的留校毕业生自1990年起,我就学习、工作在这里。直到北方曲校与天津戏校并校称院,成为天津艺术职业学院的今天。当年的北方曲校而今已改称曲艺系。

1984年大年初一,以骆玉笙为首的十几位曲艺大师在老领导陈云家中拜年时,呼叮中国应该建立一所专门培养北方曲艺人才的学校。陈云建议中央有关部门要重视北方曲艺艺术的学院式教育传承问题。于是,北方曲校由此诞生。在当时这是全国唯一一所由国家文化部直属的艺术中专,北方曲校的建立为改变文革后期曲艺人才青黄不接的局面增添了勃勃生机。

北方曲校由诵说表演、文学创作、长篇书曲、鼓曲演唱、器乐伴奏五大基础专业支撑起来的教学框架应运而生。倪钟之、刘文亨、王文玉、阚泽良、张子修五位专业带头人引领全国各地蜂拥而至的曲艺学子们走上了崭新而又艰难的曲艺教学之路不论春夏秋冬,各专业老师早晚轮班监督自习。诵说专业主任刘文亨严于律己,亲自带早晚功,加之白天专业教学,他几乎完全放弃了舞台,一心扑在讲台上;田立禾先生对学生的教育要求务实勤奋,自发向上;李庆良先生是学校外聘时间最长的教师,在长篇书曲专业第三年的教学中,每到下午课,庆良先生必演述长篇大书《钟离无颜》,以求熏陶。期末考试,名誉校长骆玉笙,马三立也常到学校监考,一高兴便示范演出一段,每逢此时,四楼大教室挤得比沙丁鱼罐头还满。

北方曲校自成立至今,教学环境、学生变化历历在目。那时要欣赏一段专业视频或录音、翻阅一张旧报纸或者《曲艺》杂志的旧文,可谓众里寻他干百度;而今真有了“百度”,观摩、学习、模仿、整理、收集都变得简单了许多、今天的学牛生活、学艺状态有了很大改善,但他们的刻苦精神却一如既往。有的学生对艺术很痴迷,能把厚厚的几本《相声大全》全部背诵下来;另有喜爱快板的同学,认真背诵李(润杰)派、王(凤山)派、高(凤山)派三派快板的代表名作,甚至还背诵了自己喜欢的鼓曲唱词二百余段,这种韵文的记忆功夫令人赞叹

然而,曲艺后继者们仅有刻苦精神在今天看来还是不够的,因为曲艺发展的道路依然艰难。近30年来,中国文艺市场多元竞争激烈.使得曲艺的生存面临着比以往更大的挑战。作为一门艺术,曲艺必须看得高走得远不断做大做强,才是一条正规的发展之路。

返回栏目列表

Coypright 2010-2015 Beijing Yinxiang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人民大学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