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孔庙

BELONGING TO THE IMPERIAL COLLEGE

从三国魏开始,祭祀孔子以颜回从祀。至清末,从祀孔庙包括四配、十二哲,以及先贤先儒,先后有170余人进入圣域,得到配享孔子的殊荣。那些安放在大成殿以及东西庑的牌位,曾经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士林学子。孔庙记录了中国儒家发展的历史,以及历代王朝所要弘扬的价值理念。

北京孔庙始建于元代,右临国子监,建筑庄严宏伟,规模仅次于曲阜孔庙。国学为人文荟萃之地、首善之区。在古代社会中,国学崇祀孔子,其程式仪制尤为美备。因此,北京孔庙曾承担着更为丰富的文化功能。综合文献记载,讲述北京孔庙兴建的历史,以及发生于其间肃穆的仪式,再现传统儒学之隆盛、典礼文物之庄美!

北京孔庙的性质:元明清时期最高学府里的孔庙/国学孔庙

孔庙,又称文庙、学庙、夫子庙、先师庙、文宣王庙等。最早孔庙在山东曲阜孔里。关于孔庙的最早记载是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葬鲁城北泗上,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赣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弟子及鲁人往从頉而家者百有余室,因命曰孔里。鲁世世相传以岁时奉祠孔子冢,而诸儒亦讲礼乡饮大射于孔子冢。孔子冢大一顷。故所居堂弟子内,后世因庙藏孔子衣冠琴车书,至于汉二百余年不绝。高皇帝过鲁,以太牢祠焉。诸侯卿相至,常先谒然后从政。”

图(一) 明代彩绘绢本《圣迹之图》高祖幸鲁祭孔图

最早孔庙由孔子故居的堂屋以及弟子们所居住的内室改造而成,其内还收藏孔子卒后留下的衣服、帽子、车子、琴以及书籍等。孔庙直到汉代二百多年间没有废弃。汉高祖刘邦经过鲁地,用牛羊猪三牲俱全的太牢祭祀孔子。诸侯、卿大夫、宰相到任常常先去拜谒孔庙,然后才去从政。汉代以后,伴随着历代对孔子的尊崇,曲阜孔庙逐渐由家庙演变为国家祭孔的礼仪性建筑。

据统计,到清朝末年,各地孔庙有1500多所。这些孔庙基本是依临古代学宫而建的学庙。古代官学包括天子的太学,或称国学,以及各地州县学。北京孔庙毗邻国子监,是元明清三代国学崇祀孔子的庙堂。在等级上,与曲阜孔庙相同,皆属国家祭孔场所,皇帝亲祀或遣官告祭。不过,在规模上,北京孔庙略次曲阜孔庙。

先秦儒家经典《礼记》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尊师才能重道,重道才能敬学。凡开始建立学校,一定要祭祀“先圣先师”。到中国帝制时代的最后一个王朝清代,皇帝仍以“治天下之要,以宗师重道、广厉学宫为先务”。《礼记》中的“先圣”,按照古书训解包括周公与孔子。东汉明帝时,学校开始祀周公、孔子。唐武德二年(619年),高祖诏令于国子监立周公、孔子庙各一座,四时致祭。贞观二年(628年),太宗从房玄龄建议,国子监停祭周公,立庙专祀孔子。贞观四年(630年),又诏天下州县学皆立孔子庙。学中有庙,庙学合一,成为中国传统社会学校教育的定制。

唐代大文学家韩愈认为,孔子以德得天下通祀,自天子而下,北面跪祭,进退诚敬,生人以来未有如孔子者。庙学合一的学校建制,将尊孔与崇儒紧密结合在一起。古人对于祭祀的教化作用有深刻认识。如唐代柳宗元就说,“圣人之于祭祀,非必神之也,盖亦附之教焉”。在俎豆馨香、乐舞祝颂,匍匐跪拜等礼仪中,表达对孔子与儒学的无限尊崇。后世庙学合一,尤其是明清时期,科举必由学校。祭孔对上至天子下至普通读书人都曾起到激励学风的作用。

费孝通《孔林片思——在“北京大学社会学十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这次到了孔庙我才更深刻地认识到中国文化中对人的研究早已有很悠久的历史。孔子讲“仁”就是讲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讲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孔子的家族现在已经到了七十六代了,这说明中国文化具有多么长的持续性!文化大革命中有人要破坏孔庙,群众不让,被保护了下来。为什么老百姓要保护它?说明它代表着一个东西,代表着中国人最宝贵的东西,这就是中国人关心人与人如何共处的问题。

回到顶部